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静水流深

看远、看透、看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诗词曲中的各种对仗及其词性的运用  

2015-01-07 21:36:43|  分类: 诗词精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    诗词曲中的各种对仗及其词性的运用

     唐诗、宋词和元曲中常遇见的对仗类格和名词的解释,并附有例句,共有:

正名对、双拟对、连珠对(连绵对)、双声对、叠韵对、同类对、异类对、借对、掉字对、自成对、交股对、实字对、虚字句对、流水对、倒装对、逆挽对、错综对、意对、邻对、扇面对(隔句对)、衬豆对、鼎足对、连璧对、联珠对、叠句对、叠字对、鸾凤和鸣对、回文对、工对、宽对、正对、反对、合掌对 计三十三种。

对仗是作诗填词的基础,是应当认真学习的。有博友曾说,对仗就简单分为正对、反对和流水对不就行了,没必要搞那么复杂。这话有一定道理但不全面。唐诗、宋词和元曲中有各种类型的对仗,如果对对仗各的种类格或是名词含义所知甚少,不但自己练习、运用会受到局限,恐怕也难理解、欣赏唐诗、宋词、元曲中对仗的精妙之处。 

关于对仗的讲究,古人总结出许多类格。《文心雕龙》说对仗有四种对,即言对、事对、正对、反对。《诗苑类格》说:“唐上官游韶谓诗有六对。一曰正名对,天地日月是也;二曰同类对,花叶草茅是也;三曰连珠对,萧萧赫赫是也;四曰双声对,黄槐绿柳是也;五曰叠韵对,彷徨放旷是也;六曰双拟对,春树秋池是也”。后来,这种对仗类格日渐增加,《文镜秘府论》综合元兢《髓脑》的六种对,皎然《诗议》的八种对及崔氏《唐朝新定诗格》的三种对,合而为二十九种对。前人所流传下来的各种对仗类格,有的是属讲究如何字面对仗的;有的是属于琢磨句式对仗的,为便于理解,将它们分为“用字对仗法”与“琢句对仗法”,现将其中18种类格整理、删减如下:

一、用字对仗法 

1、正名对,又名的名对、名正对 

正名对的特点在于“正”。凡作对联,正正相对。上句安天,下句安地;上句安山,下句安谷;上句安东,下句安西;上句安南,下句安北。像这样的对仗称为正名对。初学对联,宜用正名对。如:

        东圃青梅发,西园绿草开。

上联中的“东”与“西”。“园”与“圃”、“青”与“绿”、“梅”与“草”、“开”与“发”都是正名对。

2、双拟对

所谓双拟对是在上下两联中,以一物比拟另一物,即“比、兴”的“比”。如:

       议月眉欺月,论花颊胜花。

上联中有两个月字,中间隔以“眉欺”二字;下联提到两个花字,中间嵌入“颊胜”二字。字虽重复出现,但却是两个复合词中的主要成分。有独立的意义。而上下两联,用了两个比喻,所以叫“双拟”。  

3、连珠对,或联绵对 

      如: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天漠漠鸟双去,风雨时时龙一吟。

像这样一文再读,二字双来,语意联绵,则称叠字对、连珠对或联绵对

4、双声对 

      如:秋露香佳菊,春风馥丽兰。

“佳菊”二字的声母都是“j”;“丽兰”二字的声母都是“l”。像这样两字声母相同,而且上下联相对,就是双声对。

像:奇琴、精酒;妍月、好花;素雪、丹灯;翻蜂、度蝶;黄槐、绿柳;意忆、心思;对德、会贤等都属双声对。  

5、叠韵对

      如:放畅千般意,逍遥一个心。

“放畅”二字的韵母都是“ang”,“逍遥”二字的韵母都是“iao”。像这样两字的韵母相同,而且上下联相对,就是叠韵对。

6、同类对

同类对是用字对仗的一种,是最普通的对法,旧时代老师教学生的启蒙书,如《声律启蒙》、《笠翁对韵》等中的“天对地,雨对风,大陆对长空”就是同类对。 如:

          东限琅琊台,西距孟津陆。

         暮云空碛时驱马,秋日平原好射雕。

7、异类对

 异类对是用字对仗法的一种,就是不同类范畴的事物相对,也叫异名对。如:

         人世几回伤往事,山形依旧枕寒流。

异类对就是指上句安天,下句安山;上句安鸟,下句安花;上句安风,下句安树。异对优于同对。

8、借对

借音

甲字的发音跟乙字的发音相同,诗中用甲字,借同音的乙字跟联句中的相应的字相对。如:

      沧海月明珠有泪,蓝田日暖玉生烟。(李商隐《锦瑟》)

     厨人具鸡黍,稚子摘杨梅。(孟浩然《裴司士见访》)

     马骄珠汗落,胡舞白蹄斜。(杜甫《秦州杂诗》)

借“沧”为苍与蓝对;借“杨”为羊,与鸡相对;借“珠”为朱,与白相对。

借义

或称为假对。它通过借义手段来达到对仗工整的目的。借义是利用词的多义性,通过一个词的某一种意义与相应的词构成对仗,但诗里所用的并不是这一种意义,而是另一种意义。如杜甫《曲江》诗:

      借债寻常行处有,人生七十古来稀。

“寻常”一词具有多种含义,一为“平常”,一是“八尺为寻,倍寻为常”。前者是一般的副词,后者是数量词,这里用寻常来对数词 “七十”,用的是它本来具有的数量方面的含义,而诗中用的却是它副词方面的意义。这就是“借义对”。

9、掉字对 

掉字对是用字对仗的一种,就是一句中连用相同的字,而且上下联相对。这也叫“掉字格”,这种对仗比较难,容易流于文字游戏。如:

     座中醉客延醒客,江上晴云杂雨云。

     鸟去鸟来山色里,人歌人哭水声中。

10、自成对

自成对是用字对仗的一种,就是一联的一比之中,同类名词自相对仗,又叫“就句对”、“当句对”或“互成对”。古人在工对的权变中允许在联内进行自对,简称“自成对”。如:

     吴楚东南坼,乾坤日夜浮。

上联中的“吴”、“楚”自对,“东”、“南”自对;下联中的“乾”、“坤”自对,“日”、“夜”自对。

11、交股对

交股对是用字对仗法的一种,就是用上联的第四字,对下联的第七字;下联的第四字,对上联的第七字。如:

     春残叶密花枝少,睡起茶多酒盏疏。

以“密”对“疏”,以“多”对“少”,因为这种对仗形式交叉如剪股,所以叫交股对。

二、琢句对仗法

12、实句对

实句对是琢句对仗法的一种,就是上下联都不用虚字。这个对法,有时很成功,有很好的艺术效果。但是,如果处理不当,也容易流于生涩。如:

     鸡声茅店月,人迹板桥霜。(温庭蔼)

    楼船夜雪瓜洲渡,铁马秋风大散关。(陆游)

13、虚字句对

虚字句对是琢句对仗法的一种,就是上下联用虚字对仗。如:

    且然聊耳尔,得也自知之。(黄庭坚)

如:孙行者,祖冲之。祖对孙,冲对行,之对者(之乎者也嘛),对的工整。

14、流水对,又称串对

流水对是琢句对仗法的一种,一般的对仗,都是并行的两件事物。但流水对却是一意相承,两句可以当作一句来读。这种对仗又称为“串对”。如:

      即从巴峡穿巫峡,便下襄阳向洛阳。(杜甫)

杜甫在上句没说“穿峡”到那里去,下句才说出向洛阳去。流水对是说上句的意思没说完,像流水一样,得流下去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意思。流水是一个比喻词。

15、倒装对 

倒装对是琢句对仗法的一种,由于受平仄或词性的约束,故意把词语颠倒过来的一种对仗,也叫“倒插对”。如:

     竹喧归浣女,莲动下渔舟。(王维)

这两句顺读是:莲动渔舟下;竹喧浣女归。如果顺读,平仄式就完全变了。为了适合平仄调,所以有意识地把词序颠倒过来用。又如:

     香稻啄余鹦鹉粒,碧梧栖老凤凰枝。(杜甫) 

顺读是:鹦鹉啄余香稻粒;凤凰栖老碧梧枝。这也是和上例同样的原因。故意把词语颠倒来用。阅读这种对仗时,必须注意这是倒装句,否则就很费解了。

16、逆挽对

逆挽对是琢句对仗法的一种,在上比叙述现在情况,在下比则追溯往事,以使全联意思更完整。如:

    回日楼台非甲帐,去时冠剑是丁年。

本是“冠剑”持节,“丁年”去国,可惜回朝之际,“楼台”已“非甲帐”了。

17、错综对

 错综对是琢句对仗法的一种,就是不拘位置,颠倒错综,以成对仗。错综对主要是解决因平仄不调而采用的补救手法。如:

    裙拖六幅湘江水,鬓耸巫山一段云。(李群玉)

以“六幅”对“一段”,以“湘江”对“巫山”。这种对仗,往往也是因为迁就平仄而成的。如果是“裙拖六幅湘江水,鬓耸一段巫山云”,在意思上是很工整的对仗,在文理上也同样通顺,但是平仄上不合,只好这样颠倒错综相对了。 

18、意对

意对是琢句对仗法的一种,就是似对非对,不对又像是对,上下联以事意相关联,倒也别具一格。如:

   春风潮水上,饮马杏花村。
   江汉思归客,乾坤一腐儒。

这两联都是不对而又声势相应,所以不对似对。没有线迹裁缝的痕迹,自然有一种妙趣。


除上文列举18种类格外,还有其它一些对仗类格或名词

1、邻对

近体诗对仗中的一种。用词义的门类比较接近的词为对,便叫“邻对”。所谓词义门类相近,如天文与时令、地理与宫室、器物与衣饰、植物与动物、方位对数量等的关系。用这些意义接近的词为对,就是邻对。如白居易《感春》中的两句:

    草青临水地,头白见花人。

草与头不同类,水与花不同类,地与人不同类,这可以算是邻对。

2、扇面对,又叫隔句对

诗、词、曲对仗的一种格式,即隔句相对。一首诗中前联与后联形成对仗,便是扇面对。各联中的出句和对句,本身不构成对仗。

诗中的扇面对如白居易的《夜闻筝中弹潇湘送神曲感旧》:

    缥缈巫山女,归来七八年。

   殷勤湘水曲,留在十三弦。

词中的扇面对,如柳永的《玉蝴蝶》上片:

    水风轻,苹花渐老;

   月露冷,梧叶飘黄。

曲中的扇面对,如卢挚的《节节高》:

     雨晴云散,满江明月;

    风微浪息,扁舟一叶。

有意思的是这个扇面对还是个错综对,本是应该“一叶扁舟”对“满江明月”的,为了在曲中月、叶押韵,故采用了倒装。

3、衬豆对

我在《填词的对仗简述》中叙述过。在词里面出句起首加一字豆的对仗(所谓“一字豆”就是读到这个字时要稍作停顿,以引起下文之意,一字豆是词的特点之一),叫衬豆对,最常见的是四字对,如:毛主席的《沁园春》上阕第四、五、六、七句:

    望长城内外,惟余莽莽;大河上下,顿失滔滔。

将一字豆“望”字抛开,“长城内外”对“大河上下”;“惟余莽莽”对“顿失滔滔”。就成为工整的扇面对。下阕的第三、四、五、六句:“惜秦皇汉武,略输文采;唐宗宋祖,稍逊风骚。”将一字豆“惜”字抛开,同样也成为工整的扇面对。又如:

    正十分皓月,一半春光。(吴文英《高阳台》)
    有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。(柳 永《望海潮》)

       曲的对仗要求比较自由,可平仄相对,也可平声相对,即平声对平声,仄声对仄声。散曲对式名目有多种形式。《明代著名曲家宁王朱权所著的《太和正音谱》中有“对式名目”一则,其中有云: “合璧对:两句对者是。连璧对:四句对者是。鼎足对:三句对者是。联珠对:多句对者是。隔句对:长短句对者是。鸾凤和鸣对:首尾相对,如《叨叨令》所对者是。”

4、鼎足对

三句对仗,在元曲作品中随处可见。如元散曲四大家之一的张可久的:

   山花红雨鹧鸪啼,

   院柳黄云燕子飞,

   池萍绿水鸳鸯睡。

再如元曲四大家之一的马致远的:

  和露摘黄花,

  带霜分紫蟹,

  煮酒烧红叶。

5、连璧对

 四句对仗。如无名氏《叨叨令》:

   黄尘万古长安路,折碑三尺邙山墓,

   西风一叶乌江渡,夕阳十里邯郸树。

这四句为连璧对,先后列出“长安路”、“邙山墓”、“乌江渡”(取霸王自刎乌江的典故)、“邯郸树”(取黄粱梦的典故)四种意象,分别冠以“黄尘”、“折碑”、“西风”、“夕阳”等修饰短语,使这四种意象蒙上了一层萧条、冷落的色彩。

也有人认为按正宫《叨叨令》,此为鸾凤和鸣对。

6、联珠对(不要误作连珠对,不是一个对)

多句对仗,如:王实甫:《十二月过尧民歌》别情(句里有衬字)

   自别后遥山隐隐,

   更那堪远水粼粼。

   见杨柳飞绵滚滚,

   对桃花醉脸醺醺。

   透内阁香风阵阵,

   掩重门暮雨纷纷。

7、叠句对、叠字对

曲中的叠字对和诗中的叠字对有差别。如

   新啼痕压旧啼痕,

   断肠人忆断肠人。(王实甫:《十二月过尧民歌》别情)

   莺莺燕燕春春,

   花花柳柳真真,

   事事风风韵韵。(乔吉《天净沙》即事)

8、鸾凤和鸣对

   一个空皮囊包裹着千重气,一个干骷髅顶戴着十分罪。

  为儿女使尽些拖刀计,为家私费尽些担山力。(邓玉斌《叨叨令》道情,有衬字)

9、回文对

回文对源于回文诗,也是历史久远,故在唐代上官仪“八对”中有一席之地。回文对一般有两种,一种是将上联倒过来作为下联,如:

   客上天然居

   居然天上客

另一种是由上、下联文字各异的回文组成:

   数学精心精学数

   文语通顺通语文   

10、工对

近体诗中用得很工整的对仗,称为“工对”。要做到对仗工整,一般必须用同一门类的词语为对,如名词中天文、地理、时令、器物、服饰等同一意义范畴的词。如杜甫《绝句》

   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。

   窗含西岭千秋雪,门泊东吴万里船。

诗中的“两个”对“一行”(数量结构对数量结构),“黄鹂”对“白鹭”(禽类名词相对)、“翠”对“青”(颜色名词相对)、“千”对“万”(数词相对)都是同类词为对,非常工整。

11、宽对

近诗体对仗中的一种。它与工对是相对的概念。宽对是一种不很工整的对仗,一般只要句型相同、词的词性相同,即可构成对仗。这样的对仗,一般称之为“宽对”。宽对要比邻对的要求再宽一些。如一般以名词对名词、以形容词对形容词便可以。如黄鲁直《答龙门秀才见寄》诗第二联:

   明月清风非俗物,轻裘肥马谢儿曹

便是宽对。

12、正对

上下句意思相似、相近、相补、相称的对偶形式。如:

   墙上芦苇,头重脚轻根底浅;

  山间竹笋,嘴尖皮厚腹中空。

13、反对

上下句意思相对、相反的对偶形式。如:

   横眉冷对千夫指,

   俯首甘为孺子牛。

14、合掌对

是格律诗对仗的一种毛病。一首诗中,出句与对句所用的词基本同义或完全同义,上下句意思相重复,好像两只手掌合在一起,故称这样的对仗为 “合掌”。合掌是对仗时所应当避免的。刘勰在《文心雕龙》中称这种对仗为“正对”,是一种拙劣的对仗。他在文中言明:“故丽辞之体,凡有四对。言对为易,事对为难;反对为优,正对为劣。”如宋之问《初到黄梅》诗:“马上逢寒食,途中属暮春”。纪昀《瀛奎律髓刊误》评论说:“途中、马上、暮春、寒食,未免合掌。”

 
 

对仗中词性的运用
以上是诗、词、曲中常遇见的对仗类格,在同类词上,可分为十四类:天文、时令、地理、宫室、器物、衣饰、饮食、文具、文学、草木、鸟兽虫鱼、形体、人事、人伦。当然还的颜色对颜色、数目对数目、虚词对虚词。对仗应极力避免同字对。
1、名词。举例:武江《七律.惊蛰随笔》中的颔联和颈联对仗“旧陌弯弯高柳睡,平湖静静小舟横。天描地送千堆玉,浪打风摇万盏灯。”
其中,“旧陌”对应“平湖”;“ 高柳”对应“ 小舟”;“千堆玉”对应“万盏灯”。皆名词。

(1)专用名词。专用名词是指地、人、物、事等专用之名称。例如对仗诗联:“司马乘 机来进犯,孔明用智反围攻。”此外,借以代指普通事物的专用名词可与普通名词相对应。例如:“千条弱柳垂青琐,百啭流莺绕建章。”其中,“青琐”乃普通名 词,本指宫门上被染青了的浮雕连环花纹,此处借指宫门;“建章”专用名词,乃汉代一宫殿名称,此处借指宫殿。实际上,仍属普通名词对应。另有,并列名词与 专用名词对应。如:“巨灵放水冲星月,鹞子翻身撞九天。”其中,“星月”为并列名词,“九天”乃天空,“星”和“月”二者为并列关系;而“九天”为专用名 词。这种对法可谓典型。

(2)代名词。代名词在对仗中出现的比较少,但亦不乏其例。例如:“顾我无衣搜尽 箧,泥他沽酒拔金钗。”其中,“我”与“他”相对应,均为代名词。“我”是第一人称,“君”此处作第二人称,都是代名词。此外,代名词在句中起限定修饰作 用时,可与形容词对应。如:“他乡生白发,旧国见青山。”其中代词“他”起修饰限定作用,故可与形容词“旧”对应。都是名词辅助成分。

(3)天文气象。主要词语有:天、空、日、月、星、风、雨、露、霜、雪、冰等。例如:“梨花院落溶溶(月),柳絮池塘淡淡(风)。”、“(清风)掠地秋先到,(赤日)行天午不知。”

(4)岁月时令。主要词语有:年、岁、春、夏、秋、冬、月、日、昼、夜、晨、暮、时等。例如:“万物已随(秋)气改,一樽聊为(晚)凉开。”、“清风掠地(秋)先到,赤日行天(午)不知。”
(5)地理山水。主要词语有:地、山、水、河、江、湖、塘、池、州、邑、城、乡、村、田、地、原、野、路、径、阡、陌等。例如:“(山)出尽如鸣凤(岭),(池)成不让饮龙(川)”、“蓝(水)远从千(涧)落,玉(山)高倂两(峰)寒”。

(6)花卉竹木。主要词语有:松、竹、梅、菊、桃、杏、梨、李、兰、桂、莲、蕉、杨、柳、花、枝、根、蒂等。例如:“(梨花)院落溶溶月,(柳絮)池塘淡淡风”、“花板润沾红(杏)雨,彩绳斜挂绿(杨)烟”。
(7)鸟兽鱼虫。主要词语有:龙、虎、凤、鸾、麒麟、犀、象、马、牛、龟、鲸、鱼、鲤、鹤、鸿、雁、鹰、燕、莺、鹂、鹭、鸥、蝉、蛩等。例如:“漠漠水田飞(白鹭),阴阴夏木啭(黄鹂)。”、“(蝶衣)晒粉花枝舞,(蛛网)添丝屋角晴。”
(8)宫宅建筑。主要词语有:宫、殿、楼、阁、台、榭、亭、廊、房、宇、馆、舍、门、户、窗、牖、陵、墓、茔、冢等。如:“江上小(堂)巢翡翠,苑边高(冢)卧麒麟”、“妆(楼)翠幌教春住,舞(阁)金铺借日悬。”
(9)衣饰珍宝。主要词语有:衣、裙、巾、冠、钗、环、簪、佩、珠、宝、翡翠、玛瑙等。例如:“坐久好风休掩(袂),夜来微雨已沾(巾)。”、“(剑佩)声随玉墀步,(衣冠)身惹御炉香。”
(10)器物用品。主要词语有:物、舟、车、辇、旌、旗、钟、鼓、刀、□、剑、戟、犁、耒、耨、锄、床、榻、席、簟、被、衾、枕、褥、炉、香、帏、帐、幕、帘等。例如:“落落疏(帘)邀月影,嘈嘈虚(枕)纳溪声”、“迎(剑佩)星初落,柳拂(旌旗)露未干。”
(11)宴饮馐蔬。主要词语有:炊、烹、筵、宴(燕)、膳、食、酒、肴、馐、蔬、羹、汤、药等。例如:“几日寂寥伤(酒)后,一番萧索禁(烟)中。”
(12)史传歌赋。主要词语有:史、传、诗、词、文、赋、语、言、歌、谣、舞、乐等。例如:“踪迹大纲王粲(传),情怀小样杜陵(诗)。”、“野(哭)几家闻战伐,夷(歌)数处起渔樵。”
(13)书琴文宝。主要词语有:琴、棋、书、画、纸、墨、笔、砚等,这类词本相对罕少。多与其它类名次相对。例如:“老妻画(纸)为(棋局),稚子敲(针)作(钓钩)。”、“(画图)省识春风面,(环佩)空归月夜魂。”
(14)社会□。主要词语有:国、家、社、世、州、县、乡,朝廷、官吏、祠堂、庙宇、学校、家庭、政、道、治等。如:“禁烟不到粤人(国),上冢亦携庞老(家)。”、“身经(两世)太平日,眼见(四朝)全盛时。”
(15)人伦身份。主要词语有:父、母、夫、妻、兄、弟、姐、妹、儿、孙、亲、朋、友、师、徒、君、臣、将、帅、兵、卒、佛、道、仙等。例如:“(少妇)今春意,(良人)昨夜情。”“渐与(骨肉)远,转于(僮仆)亲。”  
(16)人事情感。主要词语有:功、名、宴、游、才、情、爱、怨、恨、抽、醉、迷等。例如:“浮云游子(意),落日故人(情)。”、“少妇今春(意),良人昨夜(情)。”
(17)人之形体。主要词语有:身、心、怀、胸、首、项、手、足、腕、指、容、姿、面、眼、眉、影、音、魂、魄、胆等。例如:“(红颜)弃轩冕,(白首)卧松云。”、“至今犹破(胆),应有未招(魂)。”        
(18)生死祸疾。主要词语有:生、死、病、疾、灾、祸、运等。如:“身多(疾病)思田里,邑有(□)愧俸钱”、“春蚕(到死)丝方尽,蜡炬(成灰)泪始干。”

以上只是对名词细分的小类,但并非只能在对仗中按小类对应。实际上,由于诗意的要求,对仗中往往多数是近类不同小类名词 对应。例如:“道通(天地)有形外,思入(风云)变态中。”、“(云霞)出海曙,(梅柳)渡江春”。“天地”“风云”乃天文气象、地理山水类对天文气象 “云霞”“梅柳”乃天文气象类对花卉竹木类。

2、形容词。
 通常,对仗中形容词要与形容词相对,也有例外,譬如形容词还可以与动词对应(参看动词)。
例如下列诗对联:

漠漠水田飞白鹭,阴阴夏木啭黄鹂。
解箨时闻声簌簌,放梢初见影离离。
蝉声断续悲残月,萤焰高低照暮空。
其中,“漠漠”与“阴阴”乃形容词对应。“簌簌”“离离”也是形容词对应,作补语。“断续”作“蝉声”的补语,“高低”作“萤焰”的补语,亦是形容词对应。

3、数量词。对仗中,通常数量词要与数量词相对应,数词包括定数词和概数词。
例如诗对联:
 三山半落青山外,二水中分白鹭洲。
 五夜漏声催晓箭,九重春色醉仙桃。
 几日寂寥伤酒后,一番萧索烟雨中。
 故园书动经年绝,华发春催两鬓生。

其中, “三”“二”“半”“中”就是数词。这里所说的数词亦包括“概数词”,如“几”“几个”“数”“数个”等等。该对联中的“中分”起到“二分”的作用,故 “中”可以与“半”字对应,词性属“概数词”。 “五”与“九”相对应,均为数词。诗句“几”与“一”相对应,“几”是概数词,“一”是定数词 “经”与“两”相对应。这里“经年”就是“一年”,“经”起到“一”的作用,故可与“两”对应。“寻常”与“七十”相对应。“寻常”也被算作数词,这是因 为“寻”与“常”古意表尺寸,八尺为一寻,两寻为一常,故“寻常”被借用古字面意,算作“数词”了,因而可以与数词“七十”对应。又如:“双双瓦雀行书 案,点点杨花入砚池。”其中,“双双”与“点点”乃量词重叠相对。

4、颜色词。古人把表颜色的词归为一类,单独用于对仗。
例如诗对:
 纸灰飞作白蝴蝶,泪血染成红杜鹃。
 妆楼翠幌教春住,舞阁金铺借日悬。
 漠漠水田飞白鹭,阴阴夏木啭黄鹂。

其中, “白”对应“红”,是颜色词;“翠”与“金”对应,亦是颜色词;白”与“黄”对应,颜色词。此属偏正亲合之合成词中“偏”的成分,这种对应也必须词性相合。
5、方位词。方位词乃指表示方向与相位的词,其中包括时间顺序词。如东、西、南、 北、前、后、左、右、上、下、中、外、里、边、内、表、间等词,都是方位词。通常,对仗中方位词要与方位词对应。例如:“自去自来梁上燕,相亲相近水中 鸥”、“几处园林萧瑟里,谁家砧杵寂寥中”。其中, “上”与“中”对应。“里”与“中”对应。
6、动词。凡表示人、物、事行为或状态的词,均属动词。对仗中一般动词要与动词相 对应。例如:“双双瓦雀行书案,点点杨花入砚池。”、“三山半落青山外,二水中分白鹭洲”、“纸灰飞作白蝴蝶,泪血染成红杜鹃。”其中“行”与“入”为动 词对应。“落”与“分”亦动词对应。“飞”与“染”亦为动词对应。          
另外,对仗中,动词还可以与某些具有动词意向的形容词。对应,或曰这类形容词被用作动词。例如:“ 孤嶂秦碑在,荒城鲁殿余。“自去自来梁上燕,相亲相近水中鸥。”其中, “在”与“余”相对应,“在”为表状。动词,“余”则是具有动词意向的形容词,此处乃“剩下”“剩余”之意。“去”“来”,都是动词;而“亲”“近”乃具 有动词意向的形容词,或曰,形容词作动词用。这里,“自去自来”与“相亲相近”又是各自句中对仗,又在两对仗句中相互对应。对仗中,动词还可以与作动词用 的名词相对应。这种名词谓之动词化名词。例如:“江上小堂巢翡翠,苑边高冢卧麒麟。”其中,“巢”与“卧”相对应,这里“巢”字乃一动词化了的名词,其含 义转化为“巢宿”之意。这种用法,在古文中常见。名词用作动词,或形容词用作动词,在诗词中乃一常见之现象。
7、副词。副词乃修饰动词者,对仗中,副词通常要与副词对应。例如对仗诗联:“世 事茫茫难自料,春愁黯黯独成眠”、“清风略地秋先到,赤日行天午不知”。其中,“难”“独”都是副词,在此分别修饰“自料”“成眠”。此处“自料”“成 眠”乃动状亲合结构,“自”“成”在此结构中又起副词作用,作状语。“先”“不”亦都是副词,“先”为顺序副词,“不”乃否定副词。
8、疑问词。通常,对仗中疑问词要与疑问词相对应。如:“几处园林萧瑟里,谁家砧杵寂寞中。”其中,“几”与“谁”均为疑问词。对仗中,疑问词可以和否定词对应。例如:“古木无人径,深山何处钟?”、“云横秦岭家何在,雪拥蓝关马不前。”、“紫绶从容争及睡?朱门虽富不如贫。”
其中,“无”与疑问词“何”相对应。疑问词“何”与否定词“不”相对应。疑问词“争及”对应否定词“不如”。“争”,“怎”字的假借字,疑问词。
对仗中,疑问词还可以和肯定词对应。例如对仗诗联:“名岂文章着,官因老病休”、“ 谁爱风流高格调,共怜时世俭梳妆”。其中,疑问词“岂”对应肯定词“因”,其实,从句法来讲,“岂”字后面正省略了这个“因”字。疑问词“谁”与肯定词“共”相对应。
虚词在格律诗中用的较少,而且也不单独成类对仗中并不要虚词与虚词对应。例如:“一点浩然气,千里快哉风”、“王师非乐战,之子慎佳兵”。其中,“哉”乃 虚词,“然”乃形容词之名词化词尾。“之子”与“王师”对应。“之子”即“你”的意思,“之”乃虚词,无实意;“王师”为偏正亲合结构,为名词。


注:转自清流诗纪诗词吾爱博文

原文网址:网址链接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