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静水流深

看远、看透、看淡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【原创·散文】后院的记忆  

2016-11-21 14:06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创·散文】后院的记忆 - 吴宇 - 吴宇的博客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后院的记忆

 

 

通往老家的路依然向西弯去,土里土气的家乡话依然那么亲切,顺耳。

每次回乡,我都去老宅绕一遭。老宅不在了,宅地还在,但后院空地上矗起几幢楼房,面目全非。驻足凝视,思绪纷飞,怅然若失。

我在家的时候,每天后门一开,热闹温馨的场景,若一缕和风扑面而来,院子里便现出五爷爷、五奶奶忙碌的身影……物非景迁,当年景象再难复现。而老家情愫、后院记忆依然镌刻于怀。没事的时候,我爱去农村,在同学家前院转到后院,看着满院溜达的鸡,还能体味到当年后院那一丝意境。“瞅啥?”同学说:“想要这块地皮?”我摇摇头。他愣了愣,拔腿回屋舀来一瓢稻谷撒在院子,一群鸡飞扑过来……我看着争相啄食情景,喜形于色,心旌荡漾。突然,他箭步扑去,抓了一只鸡转身去厨房。他误会了,我并非想吃鸡,是感受这个久违的沸腾场景!

同学夫妇在厨房拾掇,我还在院子溜达……跟我老家院子相像,两头白毛猪躺在猪圈,闭目养神;见到来人,鹅脖子伸出笼外跟我寒暄;“啊,啊”不迭的欢叫,引得鸭笼一片“嘎嘎”笑……

在同学家,我只能体味到当年老家后院一个零碎缩影。

我家后院住着五奶奶一家。每天一早,五奶奶在院子安排好各种食物,然后走到院墙边——院墙下是一排笼舍。笼舍门依次打开——六畜兴旺,五谷丰登景象跳入眼帘:一群家禽匆匆窜出笼舍,从五爷爷频频挥动的大扫把上跳过,扑向满地黄灿灿的稻谷和玉米。那只做种的大公鸡火了,一口啄进两粒玉米,慌忙噎下,尖喙未抿,扭头就朝老鹅啄去,老鹅身子一颤,似有领悟,“啊,啊”叫了两声,落下几片羽毛,朝墙角扑去;一群鸭也回过神来,丢下眼前食物,跟着鹅群摇摇摆摆转向墙角。墙角放了两只大瓦钵子——鹅鸭分食,各食一钵。方才出笼,大概忘了墙角那边属于自己的——盛满了青草、菜叶,伴着皮糠、碎米的丰盛美食。一大一小两头黑毛猪跟在肥猪后面,扇着耳朵,奔到槽头狼吞虎咽起来;朝阳下,三头黑毛猪油光锃亮。狗无早饭猫无晚饭。吃饱的猫儿蹿上墙头,望着绿树掩映中欢鸣的鸟儿,舔着嘴哑,“咪咪”地叫着……禽畜们吃饱喝足,五奶奶也吃罢早餐,打开院门,早在一旁看人家吃食的大黄狗第一个飙出院外,禽畜们潮涌而出。

放出了鸡猫狗种,院子安静下来。五爷爷早去班了,五奶奶也拿镰刀挎竹篮出门去。五奶奶饲养禽畜很有一套,根据家庭经济,押着季节,一茬接一茬:鹅鸭一年各孵化一窝——冬天腌制腊货;春季孵两窝鸡,夏季萝卜上市,正好烧仔鸡;接着再孵两窝,冬天成肥。养三头(粗粮喂养的黑毛猪一年成肥):腊月杀一头,来年春卖一头,存栏那头,手头拮据随时卖出。杀(卖)一头就补充一头,前赴后继。

后院像个“小社会”,乐趣天成。像一群淘气的孩子,它们时而相互嬉戏,调皮逗乐,一旦来毛就打斗、疯闹,满院沸腾。肥猪吃饱后不愿再走动,躺在槽边呼呼睡去;槽头食物已尽,小猪仍在槽里舔着嗅着,恨不得啃下一块青石;那头半大的猪转身挤进鹅群,脑袋伸进瓦钵里埋头吃起来,鹅脖子一梗,张嘴就朝猪脑袋啄去,另一只鹅啄向猪肚子,猪并不怕啄,乐滋滋的一动不动,被啄一会,竟然就地躺下,闭上眼睛呼噜起来。给猪挠痒痒的鹅,被猪占了位置,索性跳到猪脑袋上继续吃食。突然,猪翘头起身,鹅一头栽进钵子里,鹅群哗然,吓得一旁的鸭扑着翅膀,纷纷逃散……大黄狗伸着舌头,一边偷乐。

五爷爷是供销社职工,五奶奶不能从事农业生产,只好饲养禽畜,补贴家用。五奶奶起早贪黑伺候着“小社会”。每当割来青草,走进院子,满院禽畜像孩子见着了亲人,欣喜若狂涌过来,五奶奶脸上立刻皱褶舒展,倦容消散,佝偻的背也直起来。“小社会”成员们有灵性,通人性,尤其大黄狗,越俎代庖替主人管理“小社会”。暑假的一天,我捉来一串蜻蜓和蚂蚱。进了院子,我高高举起狗尾巴草上那串美食,大声唤起来;正要进笼的鸡见着荤腥纷纷扑来,大黑猫也蹿下墙头,飙到我跟前,仰额张望,眼睛发绿。我将战利品撒在院子,刹那间,尘土泛起,一片沸腾。“汪……”大黄狗见状,发出警告;猫刚叼了一只蚂蚱,见狗发威慌忙吞下,颈子一僵,毛发直立,龇牙露凶;大黄狗摆出教训架势,前爪挠地,狂吠不止,爪下尘土荡起,显出道道印痕狗有晚饭(吃饱了好看门),所以底气十足。猫见势不妙,闪电般叼了一只蜻蜓,掉头逃窜。猫无晚饭。吃饱了就不再抓耗子。平时,猫狗关系不错,在墙根打盹总摽在一起。为了“原则”,狗不得不撕破脸皮,秉公仗义。看着闹哄哄的场景,五奶奶咧嘴笑了。乡亲们说:家风也能影响鸡猫狗种。

五爷爷是个老少不得罪的厚道人,话语不多,为人实诚。公社干部、友邻单位朋友、本单位同事,常去门市部找他,“五叔”“五哥”地叫着。五爷爷总是咧嘴憨笑,说,想喝酒就去。人家就等他这句话呢。五奶奶也是个热心肠,谁家老人不舒服,不是送去鸡汤肉汤,就揣着鸡蛋去看望;家里来人不断,五奶奶杀鸡宰鸭,热情招待。年底杀猪,五爷爷家办喜事一样热闹——那些常来的食客们咧着大嘴前来祝贺。五爷爷说,家里养的不值钱,花点人工而已,谁吃都一样。

那天早上,五爷爷抱着大扫把立在院中央,有气无力地划着,半天挪一步,无神的眼睛看着墙边空荡荡的笼舍,扫把总在那块没有树叶的地方划动,后院死一般宁静。我走到五爷爷跟前,他手中的扫把又轻轻划起来,“感情都在嘴上?”五爷爷自言自语着:“没人来了……”五爷爷家不再有人光顾。

五奶奶被割了“资本主义尾巴”,沸腾的“小社会”消失了。热闹的门庭,沸腾的后院陡然冷清,五爷爷一家还真不适应。

“尾巴”运动结束,五爷爷五奶奶也不在世间了,后院的记忆却深印我心中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6·11·19·作 待修改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 【原创·散文】后院的记忆 - 吴宇 - 吴宇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)| 评论(0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